✧慕西✧

文笔渣却还是要尝试写文
写手是我的梦想ヽ(•̀ω•́ )ゝ

蓝忘机——品质融于骨髓,现于细节

含光君兰室小课堂:



  “一读倾情,再读倾心。现在钟情也忠心。”
 
  蓝忘机是一个需要慢慢品味才能更好体会的人。作者对于叽的描写大多精致特别,很多都现于细节。从这些小细节中,慢慢品读,就会发现,我们叽的好,真是怎样都说不完。
  今天小课堂整理了一部分关于我们含光君的一些细节(文笔废)。欢迎各位在评论里一起探讨补充[羞嗒嗒],发现更多他的好。
  今天也是爱汪叽的一天。


  感谢群主  ,散粉群以及其他小伙伴的补充,整理与支持
  细节最动人。


  


  一、关于蓝湛的名字,称号。


        湛:清澈透明;深沉


       忘机:除机巧之心。常用以指甘于淡泊,忘掉世俗,与世无争。


        含光:蕴含光彩而内蕴不外露,比喻至德。


   


二、关于忘机的声音。看了文之后,只想说,很苏。大梵山叮嘱小辈们时,“这声音又低又磁,若是靠得近了,定要听得人心尖发颤。"。藏书阁翻找曲谱之时。忘机走到无羡身边说话,声音“又低又磁”险些让人家没拿稳书。这里还提到,汪叽的手“修长白皙”。


  二、无羡跟别人讲话,时间有些长,汪叽在路边等他,就默默踢小石子。虽然有小情绪但不会麻烦别人,只是通过这么可爱的方式发泄。


  三、年少时去摘莲蓬,他向老妇问路时彬彬有礼,两次“多谢”。三十里迢迢赶到莲塘误了时辰,他也没有为自己的私欲坏了规矩为难人家,只点点头,礼貌告辞。成年之后,他已经是世人赞扬的含光君,遇到修士向他行礼,都还是一丝不苟地还礼回去。除祟之时,即使对方对他“语气讽刺”,他也“从不争口舌之快”。所以,汪叽虽然出身名门,看起来冷冰冰的,但其实心并不冷,也不高傲,而且气度从容,胸怀宽广,从来没有架子,修养极好。从少年到成年,一如往初。


  四、年少时期独自一人出去摘莲蓬,虽然要赶三十里路,但他依旧会帮助沿途的人,最终误了时辰。他的善,少年起便是如此,正如他从少年时就逢乱必出,这是他骨子里的善良正直,是他优秀的品性。


   五、关于叽的“武力值”细节。①番外《莲蓬》。他冒雨帮助农夫撑起雨棚,雨棚由于邪祟作祟,因而人力撑不起。但汪叽单手便能将其抬起。②汪叽的佩剑,“避尘”。原文描述其,“极有分量,等闲之辈甚至根本无法轻易挥动。”而汪叽运用自如。③水行渊救苏涉,他单手拎住无羡后领,便将两人提了起来,同时还与湖中不明怪力抗衡,他们的位置却还在稳稳地升高。其能力,令别人诧异心惊。


  六、每次汪叽出现在蓝家小辈们面前,都会引来惊呼,“含光君!”。例如,莫家庄与鬼手缠斗的姑苏蓝氏少年只是听到汪叽的琴音,刹那间便重振士气,“宛若新生”。以及后来蓝家冥室里鬼手生变,汪叽与羡羡合力暂制鬼手之后,围在冥室外的子弟与门生们都冲了进来,登时一片都在叫“含光君”。 可见叽深得人心,在众人心目中可靠而深受信任。由此可见,汪叽平日对小辈们的教导必定尽心尽责,从大梵山对小辈的叮嘱也可看出,他教之有方,方能服人。


七、不仅小辈,门生客卿对汪叽也是如此。在二次围剿乱葬岗时,当时的含光君已经被认为是和夷陵老祖一伙 。即“正道叛徒”。然而临危之际,门生们依旧“习惯性”地依靠和信任汪叽,下意识便询问他。直到问完,他们才觉得不妥。原文提到,汪叽在蓝家一向“极具威慑力”,因而汪叽嘱咐之后,门生们都十分安心,“像吃了定心丸”,“连气息都足了不少”。信任是因为能力的可靠,而威望的树立不可能在一朝一夕之间。一个“习惯性”,便可看出,门生们平日里就多依赖于他,也可看出汪叽必定平日里就帮忙负责处理蓝家事务,管理蓝家了。因为负责处理这些事情,门生们才会想到要去询问他请示他。(出了事要找“管事儿”的嘛)。而“极具威慑力”可看出他平日处理事务必定是严谨认真,一丝不苟,令人信服,这样,门生们才会多依靠于他。长此以往,才能令人“习惯性”去寻求他的指示和帮助。才会在众人心中留下可靠的印象。


   说到这里,在蓝家鬼手生变这一章。门生从冥室冲出来,他说,“含光君,让我逃…”。这里也可以看出来,汪叽平日里待门生之善,危难时刻保护别人。也因此门生们才对他如此信任仰仗吧。


八、汪叽不仅在蓝家备受信任爱戴,在外也颇有美誉。“逢乱必出”便是世人对其品性的赞扬,别人对其印象也是“威望极高的仙门名士”。蓝家以外的小辈目睹他的风采,也是忍不住脱口赞扬他“厉害”,从对他怕多于敬,到为其“风采心折”,此为以才服人。而景仪也忍不住补充,汪叽虽然厉害,但从不“到处显摆”。可见汪叽虽才能之高,名誉之美,但从不自傲,反而行事低调,此为以德服人。


九、119章番外。梦回少年时期。“晚读时间,因为蓝启仁不在,负责监督的还是蓝忘机。”。一个“还”字便能看出汪叽已经是多次负责晚读了。汪叽从小接受严厉教育,又是被各家当做楷模,十分优秀,叔父将监督的任务交予他,是对其能力的信任。在汪叽监督期间,有人上前疑问,他只要淡淡扫一眼便能即刻解答。也可见其能力优秀。由此可知汪叽从少年起便已经开始辅助蓝家事务了,也正因此,门生们才会如此信任他。也由此可见,十三年后培养出来的一众优秀小辈,与汪叽的教导帮助也是分不开。


《朝暮》番外中,批改小辈们的作业,他的批语简洁明了。文中解释,这绝非是他偷工减料,因为再简单的事务他也不会懈怠半分,说话做事都是这样,惜墨如金,不做累赘。


十、还有一个细节,汪叽在“医”这一方面。在云萍城找到客栈歇脚后,汪叽就给无羡把脉检查了身体。以及给叔父把脉那里。不能肯定他是否精通,但应该有所涉猎。

【澄清】蓝忘机——驳关于大梵山某过激粉对汪叽的拉踩

含光君兰室小课堂:

以下经授权,转载自微博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重读《骄矜》第三2


  “这是蓝二哥哥正面登场的章节,私以为是全书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。


  需要说明的是本人身为普通读者,仅从原文所得个人感受出发,就文说文。


  本节首先写了羡羡发现几个修士被金凌布下的缚仙网所困,以及金凌的言行。从羡羡的角度来说,对于金凌大手大脚、骄矜跋扈、罔顾人命的作风是很不以为然的。


  后来因为莫玄羽的容貌,两人发生直接冲突,羡羡因不清楚金凌的身份,出言教训,却恰巧点中金凌死穴。


  两人交手后,羡羡第一时间解救了被困的修士。剑拔弩张之际,金凌祭出大杀器“舅舅”,江澄登场。


  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,“三分冷峻七分森寒”,一来就要人说遗言。“锐利”、“攻击”、“冷电”、“傲慢自负”,一系列词汇勾勒出一幅杀气腾腾的霸道肖像。由此可见,金凌养成这样的熊孩子性格也是在所难免,就如文中所写“冷冷的神情和他舅舅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”。


  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教育失败的典例。


  对比此前在莫家庄时,羡羡给蓝思追作出的“斯文秀雅”、“仪表不俗”、“值得喝彩”、“家教当真不错”的评语,此时二人外在表现确实对比强烈。


  就因为羡羡以纸人招魂压住了金凌(其实并无任何实质损伤,只是限制行动,目的还是为了救人),江澄便认定他是“邪魔歪道”,让金凌“直接杀了喂狗”,由此推测,此前或已有过类似先例,想想就心寒……


  而江澄的表现让羡羡感到的是由衷的恐惧,视之为“天大的恨意”,甚至“迁怒到效仿他修炼的人身上”,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跑,不跑会死!


  这里忍不住插一点后面的内容加以印证。


  后面羡羡为救金凌迫不得已以笛声召唤温宁,江澄怀疑羡羡夺舍重生(其实羡羡那么善良的人,死了也是最安分守己的鬼,怎么可能做这种事!当真是不了解啊),二话不说就用紫电抽,真要如他所想,一旦抽中,身魂剥离,又是再死一次!


  更可怕的是一抽没出来,还想抽第二次,心情之迫切甚至到了怀疑自家法器的程度?


  我想说,羡羡,你没感觉错,真的是天大的恨意!


  紧要关头,汪叽来救。也是先虚晃一笔,人未到,剑已至,以剑之“凝冰般晶莹剔透”、“大名鼎鼎”、“澄澈透明”、“削铁如泥”、“仙气飘逸”、“等闲之辈根本无法挥动”等等描述,为含光君出场做铺垫。


  紧接着作者用了诸多笔墨直接描写蓝忘机雅正端方的仙人之姿、君子品行。正面写还不够,还要用已有“极为出挑的俊美”的江澄反衬一笔,说他在蓝忘机面前也是“逊色了几分”、“浮躁了几分”。


  更为关键的是语言的刻画,蓝忘机承“莫玄羽”在莫家庄看顾蓝家后辈之情,以礼相待,护其周全,纵使不发一语,心中自有决断,坚守道义的形象呼之欲出。面对江澄的言语挑衅,甚至当着他的面教训蓝景仪,却是不为所动。


  思追与金凌讲道理,指出他此前行为不妥,金凌不思己过,仍是漠视他人性命,再说下去怕是更不像样。对此,蓝忘机以禁言术予以小惩,江澄却指责蓝忘机管教别人家的孩子,像是忘了他刚刚才管教过蓝景仪。


  其实,蓝忘机之所以要对金凌禁言,主要还是因为身为舅舅的江澄不仅不会好好教育金凌,反而可以说一手成就了金凌嚣张跋扈的气焰。四百张缚仙网是他一手置办的,得知全被破了还要“狠狠着恼一番”,甚至对蓝忘机“有杀意”。


  达则兼济天下,蓝忘机此举对于金凌这样的后辈来说,也算一种教导提携吧!


  当然,随着剧情的推演,人物的性格不断完善、形象不断丰满,会有更多心理层次的变化,许多矛盾冲突在交锋中得以化解。但愚以为,人物地位、相互关系等基调,在此已是确定。


  最了解、最信任、最值得与羡羡相守相伴一生的人唯有蓝二哥哥,忘羡CP乃天道!


以上。”


  小课堂总结:
  1、一味打感情牌并不能泯灭伤害或者负面影响已经造成的事实,以爱为名义的伤害也是伤害,甚至伤害更深。


   教育的失败不能用抬高感情来美化——“他毕竟第一次带孩子,不知道怎么对金凌好,只是想为外甥做些事而已。”
  然而事实是,谁都是第一次带孩子,谁都没有经验。江澄确实是想对金凌好,但汪叽也是真心对思追好。


  如果护短建立在蔑视公平和损害他人利益的基础上,且最终效果还事与愿违,那这样的护短于情于理都不值得鼓吹推崇。
  并不只有你的护短是真心疼爱,别人的养育教导同样是真心呵护(思追和汪叽之间连血脉亲情的羁绊都没有,但汪叽对待思追,却依旧能够“如兄如父”。)
  所以为何你的失败就要抬高感情来掩盖?
 
2、凡事有果必有因。断章取义来刻意抹黑别人实在是过于阴暗。在指责别人之前,请某过激粉先审视对方是如何对待汪叽的。😘

【双璧】忆

   自蓝湛记事起,他身边便有一白衣少年。

   那人总是在笑,温柔地笑,让人一看便心生好感。

   他常常会用带着笑意的棕色眸子看着他,时不时会逗一逗他,当然,是在长辈不在场的情况下。

   他还会跟他轻声说些什么,至于内容,毕竟是刚记事,蓝湛记不太清了。也许是修习有了什么进展,也许是他去见母亲时的趣事。

   但他记得那人说过最多的一句是:

   “阿湛,叫哥哥。”

   明明他那时还不怎么会说话,连父母亲都还没叫过,那话应是逗他玩的,但小小的蓝湛却听出了几分期望的意味。

   他自然不会叫,但却暗暗地记了下来。
     
   是哥哥。